又是滲濾液!垃圾填埋場滲濾液問題整改不到位被約談

  • 發布日期:
  • 來源:環保圈子

一、生態環境部約談江西上饒市政府

這是生態環境部牛年后的第一次約談,也是對于長江經濟帶的第一次集中約談。

2月22日,生態環境部就長江經濟帶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整改不力約談安徽省池州、江西省上饒、湖北省孝感、湖南省衡陽、重慶市南川和四川省遂寧等六市(區)政府,要求狠抓問題整改,切實做好長江大保護工作。

長江大保護工作

其中,江西上饒存在的問題是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問題整改工作不到位。

環境部表示,2018年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回頭看”進駐期間及2018年長江警示片均指出,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理設施長期不正常運行、出水嚴重超標。上饒市整改方案明確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調查發現,整改工作仍不到位。

作為生活垃圾專項整治牽頭單位,上饒市城市管理局僅以下發“月度考核通報”方式督促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整改,不動真碰硬;未對全市生活垃圾填埋場環境污染問題開展全面排查,對縣級生活垃圾填埋場整改工作不過問、不調度,壓力傳導缺失,鄱陽、余干、鉛山、婺源等4縣生活垃圾填埋場環境污染問題突出。

而作為長江警示片披露問題整改牽頭單位,上饒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以“專業水平不夠”為借口,整改督導走過場。

此外,上饒市生態環境局信州分局雖多次下達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但后續盯辦不到位。

環境部要求,上饒市黨委、政府要認真分析問題成因,制定可操作、可檢查、可考核的整改方案,拉條掛賬、辦結銷號。同時,要對近年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反饋、長江警示片披露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舉一反三開展排查,確保整改效果經得起歷史、實踐和人民檢驗。

根據約談指出的問題,上饒市黨委、政府應科學制定整改方案,于20個工作日內抄送生態環境部和所在地省級人民政府,并同步向社會公開。

約談會上,上饒市市長陳云也作了發言,表示誠懇接受約談,正視問題,舉一反三,完善機制,堅決做好長江大保護工作。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徐必久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這次約談要向社會傳遞一個明確的信號:

雖然“十三五”時期的生態環境保護目標任務均已超額完成,但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仍然不能松懈,仍要方向不變、力度不減,為“十四五”開好路。

二、垃圾填埋場滲濾液問題整改不到位

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的滲濾液問題,發現于2018年。

2018年6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在江西開展,督察組現場檢查時發現,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整改不力,滲濾液處理設施長期不正常運行,污水超標排放。

據了解,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2009年建成投運,主要處置上饒市主城區、經濟開發區、上饒縣、廣豐區、玉山縣和橫峰縣的生活垃圾,設計最高填埋量為800噸/天,當時每天填埋垃圾約1400噸。垃圾滲濾液處理設施自投運以來一直超標排放,違規排入市政管網。

2016年和2017年,該公司兩次向上饒市城市管理局申請提標改造,但均未得到回應,第一輪督察指出問題后也未采取相關措施。直至“回頭看”進駐前夕才開始施工建設。

現場檢查發現,該填埋場原有滲濾液設施長期無法正常運行,其中UASB池因管道堵塞和提升泵損壞無法正常運轉,氧化溝設備全部癱瘓且無活性污泥?,F場取樣監測,處理后外排出水化學需氧量濃度為2366mg/L,氨氮為349mg/L,總磷為19.1mg/L,分別超標約23倍、13倍和5倍。

中央環保督察組在檢查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

隨后,上饒市迅速對涉事企業和相關部門責任人進行了查處。

2018年6月8日,上饒市環保局信州環保分局派出環境執法人員,對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涉嫌環境違法行為進行了調查取證,并按照法律程序下達了《行政處罰決定書》,處罰金額為110萬元。

信州環保分局依法向信州公安分局進行了案件移送,信州公安分局受理了該案件,并對該企業總經理汪晨依法實施行政拘留。

上饒市紀委監委正式啟動問責調查程序,對上饒市城管局副局長朱筍、上饒市環衛處主任張泳浪、上饒市環衛處黨總支副書記徐志正、信州環保分局副局長翁琛瑋等4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立案調查。

整改方面,從2018年7月開始,風順垃圾填埋場先后租賃了4臺移動式滲濾液處理設備(總處理能力950噸/日),對垃圾滲濾液進行處理。

同時,垃圾滲濾液提標改造工程(處理規模700噸/日)也于2018年6月開工建設,2019年6月底完成提標改造并開始試運行,7月底安裝并調試了在線監控系統。

目前,該公司滲濾液處理能力可達到1650噸/天,能夠足量達標處理垃圾滲濾液,對處理后的滲濾液產水每天進行檢測,每季度委托第三方進行檢測,能夠達到現行《生活垃圾填埋場污染控制標準(GB16889-2008)》表2排放要求。

中央環保督察問題整改

2019年11月6日,江西省中央環保督察問題整改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組織人員對該問題整改情況進行了現場查驗核實,認為達到了整改要求,滿足銷號條件。

不過,直到2020年7月,仍有周邊群眾投訴稱,該填埋場滲濾液處理施設不達標,“一到下雨天,垃圾滲濾液就排放到風溪河(清水醫院到步行街頭段)河邊,有惡臭,對周邊居民生活造成影響”。

此后,上饒市相關領導也曾多次去該填埋場調研。2020年12月14日,上饒市委書記馬承祖到風順垃圾填埋場調研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工作。12月30日,市生態環境局黨組書記、局長程文先后會同市城管局局長劉德年、副局長朱筍,市生態環境局調研員扈才彪,市交通運輸局副局長方楊組成督查組,深入現場督導長江經濟帶警示片披露問題整改工作。

今年1月12日,市城管局黨組書記、局長劉德年也深入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現場調度推進填埋場環保問題整改工作。

三、滲濾液問題成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重點

事實上,垃圾滲濾液問題已經成為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重點內容之一,屢次被通報。

去年9月,第二輪第二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通報典型案例,天津大韓莊生活垃圾填埋廠榜上有名,督察組指出的問題正是滲濾液污染問題突出,整改工作滯后。

督察組指出,大韓莊垃圾填埋場滲濾液日產生量約為750噸,處理能力長期不足。只有1套日處理150噸的滲濾液處理設施,而且還設備老化、工藝缺陷,導致設備無法正常運行,垃圾滲濾液大量積存。

2018年9月以來,該廠已經委托外單位應急處置了12萬噸,還外運至津沽污水處理廠處理10萬噸。但截止目前,積存量仍高達26萬噸,環境風險突出。

督察組在現場發現,填埋場部分填坑底部防滲膜出現破損,滲漏點達20余處,滲出的高濃度污水通過雨水溝進入了雨水收集池,導致兩個雨水收集池內水質COD濃度分別高達760毫克/升和756毫克/升。

這種情況,一旦遇到較大降雨,雨水收集池難以滿足收集需求時,就很容易出現外溢,污染周邊環境。

早在2017年4月,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期間就曾經接到群眾反復舉報,反映大韓莊垃圾填埋場污染問題,該問題也被列入“邊督邊改”的重要內容。但直到2020年9月,該問題仍然沒有徹底解決。

大韓莊垃圾填埋場滲濾液

督察組指出,在整改過程中,天津市城管委作為主管部門重視不夠、跟進不力、督辦不嚴,填埋場運營單位對滲濾液處理設施建設、運行及場內環境管理主體責任落實不力,結果導致整改工作嚴重滯后,滲濾液環境污染和風險問題遲遲得不到徹底解決。

大韓莊垃圾填埋場的滲濾液問題,其實不是孤例。據《環保圈》統計,僅在第二輪第二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中,接受督察的3省市中就都發現過垃圾滲濾液問題。

今年2月2日,中央第一生態環保督察組在向北京市反饋督察情況時表示:

北京市垃圾滲濾液處理能力嚴重不足,僅阿蘇衛、豐臺和安定等3座垃圾填埋場積存滲濾液就高達48.8萬噸。

2月4日,中央第三生態環保督察組在向浙江省反饋督察情況時又表示:

余姚市未將小曹娥工業區垃圾堆場納入排查整治,大量滲濾液積存堆場內,散發刺激性氣味,污染問題十分突出。

寧波象山水桶岙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置能力不足,2017年至今累計向市政管網超標排放滲濾液75萬噸。

2月5日,中央第二生態環保督察組在向天津市反饋督察情況時還表示:

天津市城管委責任傳導不到位,對垃圾滲濾液處置等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指出的老大難問題整改落實不力,滲濾液處理能力缺口依然很大。全市8個大型垃圾填埋場共積存滲濾液約144萬噸。大韓莊垃圾填埋場滲濾液污染問題雖經多次督辦,但整改責任一直落實不到位,問題久拖不決。場內垃圾滲濾液已積存26萬噸,部分滲排周邊水溝,環境風險突出。

看得出來,垃圾滲濾液問題已經成為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重點,特別是屢查屢犯,整改不力的企業,更是成為督察組緊盯的對象。

對于環保企業來講,對此也要引起足夠的重視,以免受到不必要的損失。

精品国偷自产在线首页